書壇最美麗的風景── 記「翰墨傳功」連勝彦、連瑞芬第四次父女書畫聯展

施筱雲  撰稿

    若把一場書法展覽當作文化歷程來看,連勝彦、連瑞芬父女聯展無疑是中西並融、古今通貫的豐富視覺宴饗以及深度的文化巡禮。

    傑閣連勝彦先生,投入翰墨創作近六十年,早年因職務之便,任清傳商職期間,有機會觀摩曹容先生的教學,除了行筆技藝外,字外功夫、國學詩文,全都眼觀心誌。民國五十六年終於正式入曹門習字,成為澹廬一員。


  曹秋圃先生是臺灣從日據時代至民國時代最重要的本土書家,連勝彦多年在老師的軌範下行步,所習碑帖已涵納了大半個書法史。臨研楷書以顏真卿多寶塔碑、歐陽詢九成宮醴泉銘為功底,而後顏真卿麻姑仙壇記、虞世南孔子廟堂碑、褚遂良雁塔聖教序,歷五年奠基,謂之「初階」。而後跨足王羲之蘭亭集敘、顏真卿爭座位帖之行書,以及曹全碑、張遷碑、乙瑛碑、禮器碑等漢隸,再及於清代陳鴻壽隸法,此又歷五年,謂之「小成」。小成之後再博涉草篆,王羲之十七帖、懷素自敘帖、孫過庭書譜,奠定能自運揮灑之基,學篆則散氏盤、石鼓文、吳昌碩,並則上溯鐘鼎彝器,鑽研古文字源流。草篆能行,方謂之「大成」。

  從奠基到大成,一路藏焉,修焉,息焉,游焉。忽忽半世紀的「澹廬」生涯,悠悠書法史的追步,連勝彦筆下的「雄強穩健,渾厚宏深」,形成曹門最典型的淳厚風貌,不僅「憲章澹廬,得其三昧」,而且效法曹老,投身翰墨活動不遺餘力。在許多展場或書藝活動中,經常看到他奔走的身影、勉勵的話語、致賀的墨寶,他樂在其中乃至「不知老之將至」。接下曹老的棒,他承接一個傳統,指導後進學習,他又傳遞一個新猷,文化藝術傳承中最讓他欣喜的,莫過於連氏父女的聯袂展出。

  連勝彦的書法課堂,有時會見到一位清秀的女孩擔任他的助理,製作教材、播放PPT、提示講義重點。那是連家次女連瑞芬,一個出身中文系的水墨畫家,目前也是澹廬書會理事長、傑閣書會會長。連瑞芬自小就是連勝彦的小小「書僮」,寫長幅作品時她協助拉紙,寫楷書作品她事前協助打界格,參與父親從構思到完成的書寫步驟,耳濡目染也成了文史哲藝的愛好者,更成了連勝彦的「鐵粉」。
  受父親影響,連瑞芬的書藝風格也濡染著曹門的渾厚。大學讀中文系,對國學、藝文深度涉獵,又同時接觸了西方藝術,之後赴歐洲留學期間,尋繹融貫中西的創作媒材,找到了水墨的「柔」與「韌」特質,運用「水洗」、「水塑」技法,表現沖淡懷遠的東方繪畫精神。而山石肌理的題材正好切中她的水墨表現,於是乎那種看似西方的視覺語彙,意外地帶入了東方思維的藝術影子。彷彿很顛覆,實則又非常傳統;彷彿來自父親的傳統底蘊,實則又是截然不同的創作!

  連勝彦,一個受傳統詩書藝水墨濡染的書家,傳遞新的書法觀念之餘,見到女兒的水墨竟能玩出和書法如此不同的天地,驚喜不已。
  連瑞芬,走出黑白傳統,走向充滿色彩的奔放和岩石肌理的冥想世界,見到曹太老師及父親涵融不盡的線條語言,竟繼起擔綱澹廬書會理事長的大任,再重新走回傳統書藝。
 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,連瑞芬那些塊狀的水墨山石,把父女二人書法線條烘襯得更明亮!色彩與墨韻正在相互靠近。

  當堅守「老實寫字」信念的八十歲老靈魂,在揮筆間見人書俱老的自在時,仍看得到連勝彦興致勃勃地和女兒辦聯展時的天真。
  當西方的技藝遇到東方的思維,當新穎的色彩遇到「計白當黑」的渾樸,仍看得到傳統家學在連瑞芬藝術生命中深耨的根柢。

  一屋之下,當父親連勝彦吟詠著「南碑北帖兩瀏覽,各展風華一快然」的絕律創作時,女兒連瑞芬正琢磨著「形隱柔波造天地 / 動勁剛強鑿岩脈 / 水練萬象 / 迤邐開展如一幅千年長卷 / 一首光陰的慢版詠嘆」的現代詩。他們都寫下了硯田耕耘的心情,他們都用了筆硯作心聲代言,翰墨串起了兩代相同的興味、不同的風華,這是書壇最美麗的風景!

翰墨傳功
連勝彥連瑞芬父女書畫聯展  
展  期: 2019.12.27~2020.1.7
地  點: 高雄文化中心至上館
開幕式: 2019.12.28週六下午三點